:::
作品 陳少山 - 作品 | 2013-11-05 | 人氣:53455

文/陳祈禎

花蓮縣國風國中702

我是一隻肥肥胖胖的巴吉度犬,從小,被主人認養。我算是一隻集三千寵於一身小狗,一直被主人深深的疼愛著。

但是,有天和主人一起窩在沙發上看著新聞頻道時,看到了全爆發狂犬病疫情的報導,主人頓時抱起我,我們倆此時四目相對,主人沉默了許久後,主人的手機突然響起,主人接了電話後和對方談了很久,臉色越來越難看,最後甚至帶著哭腔的把電話掛斷。豆大的淚珠一滴一滴的滾落主人的雙頰,我急忙跑去主人身邊趴在她腳上搖著尾巴,主人卻放聲大哭,抱著我……。過了一段時間,主人平復了情緒,拿起項圈和繩子,帶著我去散步。只是,我沒有發現散步的路線不一樣了……。

我只知道,主人帶我來到一個新的地方,一個新的公園,一個令我感到陌生的地方。我被主人用繩子拴在路燈下,主人只說了一句:「在這等我!」就走掉了,我就一直等,一直等……,等到了太陽西沉的傍晚,等到了夜幕低垂的星空,就是沒有等到我心愛的主人。幾天下來,我的身心都飽受凌虐,先是飢餓受凍,再來是頑皮的小孩們對我欺辱,甚至是其他的野狗們對我的低吠和暴力的撕咬。最後我不得不死命地擺脫拴住我的繩子,最後我也只能無能為力的殘喘著。

在一個深夜裡,我聽到其他野狗們四處逃竄和痛苦的低吟聲,也聽到人類的吆喝聲,在一陣暈眩下,我被帶到了收容所。在這裡有各式各樣的小狗,小貓被關在籠子裡,我也不例外。在這邊會有人提供我食物,但對我來說還是明顯不足……,直到有一天,我被抓到一個臺子上,看著有人拿著一根細長的針準備扎進我身體裡,而我卻想起了那曾經深愛我的主人,想起她給過的關愛,想著,我也就不怕了。

:::
月曆